<object id="x68xf"><sup id="x68xf"></sup></object><th id="x68xf"><menu id="x68xf"><samp id="x68xf"></samp></menu></th>

    1. <th id="x68xf"><option id="x68xf"></option></th>
    2. <code id="x68xf"><nobr id="x68xf"><sub id="x68xf"></sub></nobr></code>

      <big id="x68xf"><em id="x68xf"></em></big>

      <del id="x68xf"><small id="x68xf"><samp id="x68xf"></samp></small></del>
    3. 真金棋牌游戏

      【新疆紀行之九】禾木:白云生處有人家

      2019年07月25日 12:19   來源:新疆日報 阿勒泰新聞網官方微博

        云,無法用團、塊、縷、片來形容,找不到更貼切的量詞,但確乎是瑰偉的存在;云,乳白色,濃的化不開,但在晨曦的照耀下,又顯現出奇妙的層次感;云,凝結著,流淌著,纏繞著,像愛人的手臂,如情侶的呢喃……

        云霧似圣潔的紗幔在高山腰間繚繞。李夢婷攝

        這是我們離開禾木的那個早晨,在山頂上看到的景象。云在半山,山下的禾木若隱若現。我們一個個張口結舌,看傻了眼。貴州小伙兒周遠剛對南國秀美的景色早已見慣不驚,此時也連聲贊嘆:“太美了,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畫面!”

        在山頂眺望禾木的清晨。新華網李夢婷攝

        禾木村距喀納斯景區約一個小時的車程,被稱為“中國最美六大古鎮古村”之一。村子里是清一色的尖頂木屋、木頭柵欄和木頭棚圈,木屋由原木搭建,原木兩頭開槽疊加,中間夾著苔蘚,保暖透氣。幾百座木屋鋪展在河谷腹地,古樸,滄桑,讓人似乎一下穿越了橫亙百年的時光。

        航拍禾木夏日美景。周遠鋼攝

        頭一天下午4點多到禾木,第二天早晨7點離開,算上睡覺的時間也湊不足《禾木十二時辰》。但即使是驚鴻一瞥,禾木的美麗寧靜也會震撼到你;即使是浮光掠影,禾木的閑適恬淡也會溫暖到你。這不僅僅是一個旅游目的地,這是一個適宜用幾天時間詩意棲居的地方。

        禾木村中美麗又寧靜的木屋。李夢婷攝

        游走于村中的街巷,路旁的草地上有一個直徑兩米左右的圓形花池,別具匠心地擺滿了各種多肉植物。走進這家名為“桃源水吧”的飲品店,幾名游客正在悠閑地喝茶。女店主是阿勒泰人,在禾木經營水吧已經4年的時間。她說:“我就是因為喜歡這里才來開店的,這幾年游客越來越多,生意也一年比一年好?!蓖高^大的稍顯夸張的玻璃窗,遠山、近樹以及湍急的禾木河一覽無余。

        水吧門口的多肉植物。李夢婷攝

        一名游客坐在水吧靠窗的位置看著美景,感受歲月靜好。李夢婷攝

        被禾木美景吸引的還有成都女士史夢飛,她喜歡旅游,自認為走過全世界很多美麗的地方,偶然一次出行來到禾木,一下子就愛上了這里。她說:“我之前在外企和上市公司工作過好多年,生活節奏很快,壓力也很大。隨著年齡的增長就想遠離城市的喧囂,回歸大自然,做點放松和喜歡的事情。在這個美麗的地方建民宿,既對自己是一種享受,也想吸引更多的人來享受這番美景?!睘榱?月底能順利開業,史夢飛和當地的小伙伴每天都忙到很晚。和她交談的時候已經是傍晚10點了,她才顧上吃晚飯。要了幾串烤羊肉和一瓶當地的“奪命大烏蘇”,津津有味地吃著??磥磉@個南方妹子,已經融入到了新疆的生活。

        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禾木的原始風貌,給游客以最好的休閑體驗,自駕游客的車一律停在村外。聽不到發動機的轟響,草叢里,不知名的昆蟲長一聲短一聲的鳴叫,愈發顯出村落的寧靜;看不到行色匆匆的人,街路上,每個人走路的樣子都是慢慢的,就連路旁吃草的老牛扭頭看你的畫面,似乎也可以一幀一幀的數過來。

        傍晚雄鷹在頭頂低空飛行,感受著人與動物之間的友好。李夢婷攝

        小貓在路邊慵懶地臥著,享受著禾木的清晨。李夢婷攝

        在禾木,時光是凝固的。傻傻的,呆呆的,洗心滌慮,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這樣最好。

        有人喜歡禾木的水,有人喜歡禾木的山,有人喜歡禾木的草地,有人喜歡禾木的秋天。我只是禾木十幾個小時的過客,要說我最喜歡的還是這里的云。禾木被群山環抱,看上去這些山都并不高,但也許是因為水汽充沛的緣故,半山腰總有白云繚繞。

        航拍禾木夏日美景。周遠鋼攝

        禾木是上帝一不小心打翻牛奶瓶的地方,禾木是白云眷顧的地方。你根本不用抬頭,云就在你視線平行的地方。你裝作忙著一件不緊要的事,過了一段時間,突然像老師突擊檢查作業一樣去搜尋那片云,它還在那里,甚至一點也沒有改變形狀。

        夜宿木屋民宿,凌晨時分,我被凍醒。在新疆盛夏的7月,在禾木,我被半夜凍醒。這是何等夢幻的體驗,應該同情還是羨慕?恍惚間不知今夕何夕,黑暗中不知置身何處。

      [責任編輯:阿衣多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