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x68xf"><sup id="x68xf"></sup></object><th id="x68xf"><menu id="x68xf"><samp id="x68xf"></samp></menu></th>

    1. <th id="x68xf"><option id="x68xf"></option></th>
    2. <code id="x68xf"><nobr id="x68xf"><sub id="x68xf"></sub></nobr></code>

      <big id="x68xf"><em id="x68xf"></em></big>

      <del id="x68xf"><small id="x68xf"><samp id="x68xf"></samp></small></del>
    3. 真金棋牌游戏

      暖冬

      2019年06月10日 12:13   來源:新疆日報 阿勒泰新聞網官方微博
      暖冬

        我不知道已經住進了高樓、在冬日嚴寒里享受著暖氣和陽光的我,為什么仍時常會想起那間墻壁斑駁的老屋以及土塊壘起的火墻和被煤炭燒紅的鐵皮爐子?

        那是一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只有很少的家庭才有一兩件能被稱之為家具的物件,絕大部分人家都不富裕。但是冬日里用于取暖的鐵皮爐子,卻是戶戶不可或缺的家什,它用弱小之軀與強悍的冬季抗衡,將嚴寒驅逐在門外,支撐起整個家庭的春天。

        冬日里,天剛暗下來,我們兄妹幾個就會擁圍在爐邊,期待著父母親,給我們帶回來一些瓜子或者黃豆之類的食品。我們興奮地觀望,大人們會在爐子上放置一塊四方鐵皮,然后將瓜子平攤其上,用小火慢慢烘烤,父親一邊翻動瓜子一邊講著故事。長大后才知道,父親編講的故事既不曲折又不精彩,但當時卻足以讓我們癡迷。更讓我們垂涎三尺的還有火爐之上那慢慢焦黃的食物?,F在想起來我都無法猜透,到底是故事還是零食更加吸引我們。

        只要父親在家,每次他都會將爐火燒得很旺,爐膛的火焰會被煙囪抽得呼呼作響,那種聲音聽上去既溫暖又振奮。真不知道,還有什么比全家人擁圍在一起,用故事和歡笑抵御寒冷更讓人愜意的事了。那時,每家的生活沒有太大差距,我們也并不覺得苦。沒見過收音機,更沒聽說過電視機,僅有的幾本小人書,也早已被傳閱得殘破不全。所以,晚上烤爐火和聽故事,就成為我們十分神往的一件事。那個年代,父母親白天要干活,晚上還要去連隊的大禮堂參加學習,我們幾個孩子的夜晚,只得交給沒文化還講一口地道湖南方言的奶奶。實在無聊,我們也會逼著奶奶講故事。這景象,常常出現在我記憶中。

        小學四年級時,鄰居任叔叔家買了全村第一臺黑白電視機。大家像過年一樣,都去他家串門。手指輕輕觸摸屏幕,眼睛里有裝不下的羨慕。我們這群孩子,晚飯還沒吃完,就抵擋不住《排球女將》主題曲的召喚,匆匆擠進任家大院——屋里已經坐不下,電視機放在窗臺上,滿院子人呈扇形,盯著一臺12英寸的小電視。有時候去晚了,側面已看不到圖像,就搬幾塊磚,站在后排,離得太遠,甚至看不清楚演員的相貌,卻依然看得津津有味。幾周之后,電視機熒屏前,擺放了一塊大玻璃,是電視放大鏡,熒屏果然擴大了一倍,但透過玻璃傳遞過來的人物表情,卻不夠連貫,顯得有些怪異,這也絲毫不影響我們內心的歡悅。電視只有一個頻道,所有的人都會一直看到“晚安”出現,才意猶未盡地離開。

        村里的第一臺彩色電視機,來自于黃老師家,他是上海知青,也是我小學五年級的數學老師。24英寸的超大屏幕,清晰的彩色人物,只看了一次就魂不守舍了。父親則義正辭嚴地說,馬上要考初中了,你現在需要好好復習。等考完了,再去看彩電。說完和母親一起攙扶著奶奶享受美好生活去了。臨出門,不忘安排一把鐵將軍,鎖住我們的欲望。即使隔著幾幢房子,我依然能被《霍元甲》里的《萬里長城永不倒》粵語歌曲抓撓得心亂如麻。被鎖在家里的3個孩子,以我和妹妹兩票同意、姐姐一票棄權的結果,形成決議:我帶著上二年級的妹妹——妹妹威脅說,不帶上她,就要向大人舉報——翻窗出門,去看彩色電視節目。我們先從后窗翻進菜園子,再從籬笆間隙中爬出去,直奔黃老師家。小院子早已擠滿了人,我和妹妹只能偷偷躲在圍墻外,一邊要提防被發現,一邊還不忘看電視。同時還要選好時機,判斷節目結束的時間,趕在大人們回屋前,拽著妹妹“翻山越嶺”,鉆回小屋,屏聲靜氣地趴在作業本前。這個場景很像電影《佐羅》里的部分畫面。我們居然瞞了家長很長時間,從初秋一直看到入冬。那個冬天,由于被彩電照耀,覺得很溫暖。

        直到一天,有連隊職工得了急病,作為赤腳醫生的父親急匆匆回家取藥箱,才發現家里后窗被打開,只有一個孩子在老實勤奮地學習。其結果自然是我作為主謀,紅柳條在臀部寫滿了蚯蚓般的象形文。更讓人絕望的是從此后,父親用拇指般粗的鋼筋,封堵了所有出口,只留了一條出路——好好學習。

        當我把這些細節講給上初中的女兒聽的時候,她正拿著遙控器,沖著液晶電視不停地變換頻道。并詫異地問:“???全連隊的人擠著看一臺那么小的電視?你說的是原始社會吧!”

        的確,讓一個現代的孩子去理解幾十年前的生活,她是無法想象的。祖國在不斷發展和富強,我們這一代既是親歷者,也是建設者,全社會各行各業的飛速發展,讓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每每想到這些往事時都恍若隔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經歷了那個時代。當下,物質產品極大豐富,已經完全替代了幾十年前的貧瘠景象。孩子們的認知與我們這一代所經歷的歲月,像寬闊的河岸,中間隔著的不僅是距離,還有時光流轉。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能像我一樣,時常想起那些躲在光陰里的細節,作為生命過程中的重要證據,它們替我守住了那段歲月的真實和意義。( 作者 熊紅久)

        (自治區文聯《西部》雜志“我和我的祖國”征文選登)

      [責任編輯:董世菊 ]